首页 古代ag娱乐认证|首页 古典架空 我家师父是个坑

第七章:兄妹初遇

我家师父是个坑 飞馋猫 3066 2018-12-14 21:43:11

已经深冬了,在这家客栈里基本上都需要"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",疲惫倒是丝毫没有少,钱进来计划着带着钱宝宝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,但自家徒儿与小包子相处得挺融洽的,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不少,便决定暂时居住在这里,过完年再去找别的地方居住。

师徒二人白天就去外面打探着焦家公子的行踪,傍晚回来做饭洗衣,有时候钱宝宝帮着小包子砍柴,钱进来则与掌柜的下棋,基本上与在小县城里的生活别无区别,反而更热闹些。

除夕将至,掌柜的交给小包子一些银两,因为师徒二人今年的到来,打算今年多办置些年货,想要邀请他们一起过年。钱宝宝正在打扫屋子,听到小包子叫她,约她一起出去逛街买年货。钱宝宝欣然答应,揣了几两银子就与小包子一起出去。

钱宝宝想着,给自家师父准备一身新衣服,师父那个爱臭美的个性,大过年没新衣服穿,肯定门都不乐意出...小包子不愧是土生土长的燕都人,年纪轻轻砍价倒是一把好手!掌柜的给得那些钱只狗买一些蔬菜与五斤肉的,小包子活生生地又添置了一条又大又肥的鱼,把钱宝宝看得目瞪口呆。

两个人都是孩子心性,买完嘱咐的东西,约莫着时间不晚,拎着东西就在集市上逛了起来,玩得不亦乐乎。逛着逛着,钱宝宝看到一家买衣服的店铺,就拉着小包子进去。眼前的布料品种繁多,看得钱宝宝眼花缭乱,一时间竟不知道选择哪种最好。店里的老板打量着二人穿着,也没有招待他们,一双眼紧紧地盯着,生怕他们偷东西。

钱宝宝面对眼前的布料正犹豫不决时,突然被柜子上一匹暗紫色的吸引了目光,"老板,麻烦你把那批拿过来给我看看。"钱宝宝抬起胳膊指着那个位置,这匹布十分稀有,是老板从西域的一位商人那里买来的,价格十分昂贵。心里合计一会,还是拿出来递给钱宝宝。

"老板,这匹布多少银两?我要了。"突然一双手从空而降,把布劫走,语气十分傲慢说道。

钱宝宝被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把布劫走,感到非常窝火,抬起头睁大双眼瞪着眼前这个"劫匪"!

老板看了一眼钱宝宝纠结地说"公子,是这位姑娘先要的这匹布...""

"你觉得她买得起吗?"语气不屑地说道,这个人穿着珠光宝气的,头顶上还顶着一颗大珍珠,摇头晃脑的,生怕不知道他是个大财主。钱宝宝为了不让老板为难,就把布让给这个人,带着小包子准备离开。

小包子胆子有些小,看到突然出现蛮横的男人有些害怕,没注意脚下,摔了一大跤!这下倒好,怀里抱着的东西正正好好得全部洒在那人身上。那身自己根本买不起衣服沾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,一时傻在了原地。那男人勃然大怒,拽着小包子的衣领就要给一巴掌!钱宝宝看到马上冲上,使出全身的力气对着那人胸口狠狠滴踹了一脚。

那人被踹倒在地,从嘴里吐出一大口血,顿时被吓到,一双眼睛像蛇一般紧紧地盯着钱宝宝,"好大的胆子!你可知道我是谁?"语气阴狠地说道"我乃当朝李尚书的孙子,那征战杀场,立功无数的兵马大元帅是我的亲姑父!你居然敢对我对手,我看你是活得腻了!""

"那又如何?因为一个意外就对一个孩子动手,难道这就应该吗!"钱宝宝不再搭理,扛起已经被吓呆的小包子,动作飞快地回客栈,心里想着"师父救命啊。图二惹祸了!""

钱进来正与掌柜的下棋,看到钱宝宝扛着小包子进来,面慌失色,还在大白天把客栈大门关上,立即起身询问发生了什么事。小包子实在忍不住了,大声哭了起来,抽抽嗒嗒描述着经过,听得掌柜的出了一身的汗,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钱宝宝也一脸自责地低头不说话。

钱进来寻思了一会问这两个人,"那人被伤得重不重?你们回来时有没有人跟踪?"钱宝宝想了想摇摇头。钱进来松了一口气说道:"那就应该没什么大事,这地方臭名远扬,没人想到你们住在这里,谁也不想触这个霉头,"钱进来把玩着手里的棋子继续说道:"就算他们来找来,我们不也是有一位大人可以帮我们嘛。""

钱宝宝抬起头,不确定说道:"赵公子?"钱进来重重地点了点头,"那小子一路对你那叫个热情,你开口的事情,他怎么可能不帮。"钱宝宝瞬间放心了,顺便也安慰起了小包子。

"这几天你俩就不要出去逛了,躲过了这个风头再说吧,老老实实在家呆着。"掌柜的说道。闯祸二人组乖巧得答应了,非常自觉回厨房做饭,掌柜的被惊得不轻也回房休息了。

钱进来独自一人坐着,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,自言自语道:"有我在,我倒是想看看谁敢动我的人!"起身打开门,熟门熟路地走进一家全国赫赫有名的典当行。这典当行可神秘得很,只有你典当不了的,没有他们不收的,也从来没有人闹事,数百年沉积下来收藏了不少奇珍异宝,连国库都比不上这千分之一。而且这典当行的主人是天下第一首富:钱归来。首富与夫人伉俪情深,多年来只有一个儿子。相传这位少爷天赋异禀,聪明绝伦,多年来却不曾在公开场合露面,其长相一直是个迷。

钱进来走到柜台,递给伙计一块金元宝形状的令牌。伙计接过后,打量着眼前的男人,转身回到后厅呈给主事。主事看到令牌大惊,立即让伙计把钱进来带到这里。

主事看到钱进来进来,急忙走到钱进来面前,严肃尊敬地行大礼:"少家主。""

钱进来示意起身,十分自然地坐在主位上:"王主事,你果然没有辜负老头的信任,多么年典当行在你手里经营得风生水起。丝毫不用老头担心。""

王主事说道:"主要还是家主栽培的好,"抬起头疑惑地问道:"不知少家主今日前来,是来检查的吗?""

钱进来摇了摇手里的扇子说道:"我前几年收养一个徒弟,今日好像得罪了燕都里的一位贵人,你给我找几个办事稳妥的跟我走。""

"是,少家主。"王主事随即吩咐下去。

钱进来带着这几人回到客栈,吩咐他们藏起来,别让别人发现。看到前面有个摊子卖蜜饯,就买了几样,带回去。

钱宝宝把饭都准备好了,正好钱进来走到后院。"师父,你去哪了?我刚才没找到你。"钱宝宝问道。

钱进来撩起衣服,坐在凳子上说:"我刚才无聊就出去逛了逛,"钱进来把东西递给钱宝宝,"我刚买的蜜饯,你给小包子也分点吧。"拿起筷子就吃起饭来。

掌柜的本来身体就不好,这几天为小包子担心得旧疾犯了,卧床不起。小包子担心顾不了那么多,去医馆拉着大夫过来看病。大夫刚开完药,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木棍。

钱宝宝听到动静,连忙从房间出来,把小包子护在身后,警惕地看着那群人。"丫头,好久不见,爷找你这么多天终于被爷逮到了,我倒要看看你今天往哪里逃,给我打!""

打手们蜂拥而上,钱宝宝即便再身手再敏捷后面还要保护小包子也有些吃力。忽然,又不知从哪里来一伙人,与那帮打手互殴起来,场面乱做一团,门口站满围观的百姓。"住手!"两伙人听到声音停手。一辆装潢富贵的马车停在门口,从车里下来一位贵公子,那公子行为举止与赵公子有些相似,却又多了身为男人的英气。

"不知表弟带这些人来到这客栈所谓何事?"这位贵公子朝着这伙人的头儿说道。

"原来是表哥啊,还不是弟弟我被这个丫头片子给踹的吐血,今日来是为了出这口恶气!""

"与一位姑娘计较是大丈夫所为嘛?况且你还带了这么多人,恐怕外公不知道吧?!需不需要我找人禀告外公?""

那恶人脸色一变,"不用不用,我现在就回去。"转过身冲那群打手喊:"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走!""

钱宝宝看着闹事的人因为眼前这位公子说得几句话就走了,心里十分感激,带着小包子上前答谢。

"公子,幸亏你出手相救,不然..."钱宝宝真心地冲着他笑着。;

贵公子看到眼前这张脸与记忆中的重合起来,十分震惊,迈步上前握住钱宝宝的手。钱宝宝下意识挥手推开,贵公子差点跌倒,紧张说道:你没有事吧?我不是故意的~!""

贵公子被身后的书童扶住身体,说道:"无妨。冒昧问一下姑娘名字与年纪?""

钱宝宝虽然感觉奇怪,但人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,就如实回答。那公子听到后眼睛里绽放出不一样的色彩。

"不知公子是哪位?"钱宝宝说道。

"我叫傅博。""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